《王柏皓专栏》为何台湾人追求拚经济多于自由?一个鄂兰式的回答

所属栏目:生活剧场 2020-06-10 22:50:49 来源于:http://www.55wsb.com
《王柏皓专栏》为何台湾人追求拚经济多于自由?一个鄂兰式的回答

政党轮替在正常的民主国家似乎是彰显民主发展的稳定性,但在台湾脉络下恰恰是一个警讯。

如果我们没有及早意识到政治倾向以及社会内部选择的差异,那幺我们就只能受困于「两党一样烂」的窘境当中。长久以往,难保下次我们连最基本的、自我决定的权利都将一併献祭给了梅菲斯特(Mephisto,歌德小说《浮士德》里的恶魔)。

政治人与社会人《王柏皓专栏》为何台湾人追求拚经济多于自由?一个鄂兰式的回答

政治与社会领域的模糊,意味着多重家庭组合而成的社会,其基本的生存条件变成政治手段或者政治领域当中唯一的目的。

汉娜鄂兰则提供两者(生存条件与政治自由)之间差别的构想,她首先借用了亚里斯多德的讨论範畴,指出现代社会领域的兴起,其内部隐含着维持家政的需求,以及作为政治人进入城邦的公共领域内,启新(Beginnung)的差异。

家政(oikonomia)是对家的管理,且家族内部(Familie,「家庭」出现以前的概念)的管理技术(technē oikonomikē)不同于政治。在亚里斯多德《政治学》当中,治理家的方式甚至是与政治相互对立的:家族内部的治理(oikonomos)关乎三种家族内部的治理形式—涉及到内部主奴关係的专制(despotes)、父子之间的关係(paternal)、最后则是牵涉到夫妻关係的性(gamic)。家族内部的管理形式基本上是被给定的从属关係,所以必然牵涉到强制性的问题,同时这样的从属关係也必然仅限于家族内部,且蕴含着内部不平等。

然而身为家族内部的成员,这也同时预设了「逃离」的内部必然性因素。但前提是,他必须以冒险犯难的精神来追求自由,特别是当一个人不具有能维持生产必须的奴隶,也没有内部的家族维繫的情况之下,他必须冒着生命可能在走出家族内部后,顿然消失的风险。相反的,想要维繫自身生命的延续,多于追求自由(怕死怯弱,鄂兰语),并将自己的命运依附于他者的家族内部成员,则必然永恆地被制约在内部不平等的基础之下。

基于追求自由的原则,人必然身于城邦,并进入政治之中。同时这样的政治人所进入的政治,是预设了有众多他者所平等存有的公共领域。这是有别于家族内部的不平等基础,以及只关乎于家族内部私密性问题作为讨论依据的惯习。而公共领域则是基于自由人之间代代流传的奋斗历程所打造出来的平等对话的场域。这样的场域当中,仅有作为脱离家族走入城邦的政治人,才得以被讨论,因此两者(家族内部与公共领域)就产生出相互不同的价值体系。

政治人必须透过在公共领域这样的竞争场所中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来逃离家族从属的必然性以及被支配的运命(Schicksal)。最终他得面对偶然性加诸于自身的各种风险,但他也获得得以争取自我统治的自由,而不再只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意义下的同质性和家族内部阶层式的分工所被赋予的权利。而这两者(家族内部与公共领域)的差异,也蕴含着像汉娜鄂兰在关于帝国主义的论述当中,那造就出将他者视为谋取利益的手段(并因此可以被贬损),而为极权主义提供极佳温床的极端资产阶级那样,亦即被帝国主义的经济利诱的社会人,逐渐问鼎政治领域,但碍于对于先前议会政治的冷漠甚至敌视,因而得出只要一个「强者(ein starker Mann)」且得以解决一切问题的人,造就出「有利于我得以被保障,不利于我则合当排除」的区分的,这即是一种形式的「社会人」(内部还包含:对抗资产者的暴民,以及二十世纪以后在各种社会动员的群众等等……)。但是那在走入城邦之后,必然奠基于有其他多样化自由人在场的「政治人」,则会用平等的对话来完善不同自由人共在的基础,并在政治的承诺上,将他者视为目的。

《王柏皓专栏》为何台湾人追求拚经济多于自由?一个鄂兰式的回答

在鄂兰的笔下,公共领域这样的对话空间,不仅包含这些自由的行动者,还包含了所有知道这些人存在的他者,因为他们(行动者与知悉行动者的他者)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实在(就是共在),他们得以一起下决断,不管他者是否在行动当中真实展现他们自身的独特性,他们都得以在政治的场域上将所有的勇气铭刻于公共领域,并成为下一次自由人奋起的重要资产(在台湾,这或许也意味着民主运动史的重要性)。

回望台湾

台湾从不缺乏勇敢逃离家族必然性,以及去质疑「政治问题有被社会问题绑架」之虞的自由人叙事。

而从未想过,政治行动或言说所追求的,必然是自由,一个不轻易受制于私人家庭抑或者社会内部阶层的自由、一个不受外部支配而能够自我决定的政治自由。最后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自由是必然要有勇气面对偶然性与充满未知数的冒险。身为国民,我们必须要长大、同时是被迫长大,因为我们无从选择自己周遭的邻人(中国),所以必须重新肯认政治领域的固有价值——自由。政治人必然为自由而奋起,并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188申博太阳城直属现金网|专业新闻生活门户网|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水果机老虎机安卓版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星云娱乐app下载v1